河南快3

是什么讓空間改造類節目異軍突起,收視長虹?

   日期:2019-12-25     來源:深家協精裝院    評論:0    
核心提示:居住空間正是承載人基本生理需求的空間。它可以說是居住者大半人生的見證者。
    七十年代末,電視機走入了中國尋常百姓家,在自家屋里看上自己的電視,成為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兒。“圍爐夜話家常事,舉親喚友看電視”成為一代人共同的往事,被塵封在記憶的遠方,流淌時代的歡愉。
 
    隨著電視節目的推陳,人們可以在電視上看到的內容愈發豐富。技術的進步,也讓電視成為一件日常電器。以前,誰家里要是有臺電視,一個單元的街坊都會圍過來看個新聞的日子一去不返。現在,一個三口之家不僅客廳會有電視,甚至在主臥和客房都會添置電視。

電視的普及率愈高,電視節目的收視率卻愈低。受到網絡電視的沖擊,家里的電視機更像一個擺設,只有長輩們還會看看,更多的時候,大家只是用遙控器百無聊賴的換臺。

即便如此也有例外,家庭空間改造類節目卻異軍突起,霸占了電視綜藝收視率。

從早期在央視開空間改造先河的綜藝節目《交換空間》,到新生代戶型改造類節目《夢想改造家》、《暖暖的新家》等,以及從日本引進的綜藝《全能改造王》,都分別吸引了大批忠實粉絲。

為什么此類節目可以長生不老,在偃旗息鼓的電視傳媒領域大放異彩?值得住宅領域從業者去深入了解。

 

聚焦人性的改造

《夢想改造家》節目組曾發現,節目播放進入設計師進場設計和改造環節后,收視率通常會立即提升。這一現象說明,相比情感故事,家裝真人秀節目的目標觀眾更為關注家裝設計和改造價值

這與改革開放后C端的家裝需求息息相關。早在2000年,室內設計雜志《室內設計與裝修》編輯文嘉千禧年期刊寄語中就提到,“家裝,好大一個市場。據估計,今年全國用于家庭裝修的費用,將高達2000個億。”這個數字直至今年都在增長。

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大變樣的室內居住環境,更可以激發居住者對于“新生活”的向往。

為什么空間對我們而言如此重要?

在馬斯洛需求理論中,將飲食、睡眠和居住作為基本生理需求。該理論認為,當生理性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時,人們的思維能力會降至原始水平,將“求生欲”放在首位。意味著生理需求的不滿足會干擾其他更高層次的需求的實現

居住空間正是承載人基本生理需求的空間。它可以說是居住者大半人生的見證者。

可以試想一下,在高強度的工作過后,我們回到家中,如果空間逼仄,空氣中彌漫著由于通風不暢而造成的霉味,對于居住者而言何不是生理和精神上的雙重打擊?

因此,無論是電視節目還是互聯網的家居博主對居住者所倡導的更多是“用心對待自己的居住空間”。尤其是一些素人達人,也彰顯了“設計不僅是設計師能做的事”這一觀點。

許多真人秀節目的觀眾質疑在離開了設計師后,居住環境會隨著時間的變遷回到原始狀態。這當然是合理的質疑,但實際上,家裝改造類的節目,每期的設計者只是給了居住者一種“重新開始”的可能性

不為炫技的改造


相較于早期的《交換空間》,更多觀眾會傾向于《夢想改造家》和《全能改造王》這類更具空間視野的節目。

早期的《交換空間》是單純的室內設計,重視的是視覺品質,對于室內空間的改造很有局限性。強調軟裝和風格的變化。

《夢想改造家》和《全能改造王》則是著重于對整個空間進行改造,對于一些患有疑難雜癥的住宅,設計者甚至會拆筋動骨改變房屋結構,承重鋼架結構,從生活需求、舒適度等角度出發,提升屋主的生活水準。

兩種改造方式其實也是考慮到了節目制作過程中的方方面面得出。究竟是重視風格還是功能,成為設計領域曠日持久的大討論。事實是,無論持何種觀點,在現實的住宅設計中,功能已經被居住者、甲方、設計師更多的重視起來。愈來愈多的住宅設計者,會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斟酌功能與審美情趣的平衡。

“居住問題多、空間處理難”幾乎是這類節目的大前提,當然也有比較另類的節目反其道而行,同樣是居家生活改造,改造者將目標鎖定在了“生活起居上無可救藥的人”,與其說是“野豬大改造”不如說是一次“循循善誘的心靈課程”。

這是來自Netflix版的《粉雄救兵》的“改造”之道。節目的亮點不止拘泥于5位改造專家的酷兒身份,而是他們是面對多元的嘉賓,如:不愛洗澡的人、丑的無可救藥的人、社交恐懼癥患者……時,仍會保持對另類生活方式的敬意。

比較顯著的例子是,一次節目中,5位酷兒面對長期在營地工作,所以不習慣洗澡的嘉賓,給予的建議是讓他日常不要穿“棉質”的衣物,因為棉質會吸收各種體液,發出難聞的氣溫。平時多穿輕薄透氣的衣服。

通過這樣的獨到方式,引導嘉賓學會愛護自己的身體,用溫柔的方式對待日常生活。

在提供生活的更優解決方案同時,站在了“人”本身的角度去思考,卻是當前商品房住宅設計所欠缺的。

該節目中涉及對空間、裝飾、衣著、美容、飲食等方面的改造,會根據嘉賓的家庭收入狀況,選擇在對方收入范圍內的產品,充分考慮到其后續生活不產生落差

一些參與節目的嘉賓確實會在改造后賣掉改造過的房屋,但仍會有人會選擇留下屋中令他最為動容的家具、裝飾作為自己生活質量飛躍性提高的紀念品。

無論是生活改造又或是戶型改造類節目,并非只是希望在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個熱鬧,而是通過大眾媒介,傳播生活理念,引導場外的居住者也可能因此作出一些改變,從生活的細枝末節開始從生活的細枝末節開始:比方說在家中中擺放綠植,并定期澆水護理;又或者是每天制作精美的ins風早餐,拍照上傳。

這些行為,都是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所驅動的。

充滿人性關懷的設計


回到現代住宅設計上,不止是電視節目在鋪陳敘述的過程中會采取“講故事”的方式。在住宅設計的實戰中,杰出的設計者也會采用具有沉浸式體驗感的設計思路引導地產商和居住者。

很多時候,設計者所設定的是在居住者的某一人生階段、經濟條件下,居住者可獲得的較好的居住狀態。

今年的深圳國際精裝住宅展中,曾展出的全生命周期樣板房。就是設定8種公寓,面向8種人群的不同人生階段。其中囊括學生、情侶、單身青年、群居青年、銀發人群、商務精英、養寵人士和旅行達人。

展出的設計成果,將重心落在了個人生活的不同形變上,以27㎡的方正戶型為畫布,展現了面向不同人生的針對性解決方案。

實際上,全生命周期公寓更多的響應了個體的階段性發展,例如青年群體的公寓需求、單身人群、養寵需求和適老住宅。

相較于2019住宅展,2020深圳國際精裝住宅展,在展館規模升級的大前提下,將設計成果的展示場景放大,構建出了微觀社會——“未來社區”。同時,把重心放在了回應“家庭”的多元發展訴求上

“未來社區”亮相的設計方案,基于精準人群定位的功能設計前提下,對應的是精裝住宅市場的主流戶型面積段。依據消費能力測算出人群畫像,給出市場化面積段約束下的生活方式優先解決方案。從而體現出不同消費群體對生活方式的多元追求。

以“家庭”為設計核心落腳點的“未來社區”,聚焦“她經濟”、“少兒經濟”、“銀發經濟”等當前社會不可忽視的議題。整體規劃中,將女性元素、適幼元素、適老元素均衡分布,為社區注入社會性和話題性,設計者針對不同形態的家庭,實際的生活訴求,進行了鞭辟入里的設計回應。

“未來社區”聯合了國內知名的設計機構,利用9個“1∶1”實景落地的樣板間構建出“微觀社會”,濃縮成的居住藍圖,進一步傳遞出國內設計領域先鋒設計師對于未來社會居住生活的關懷。

我們無須神話或妖魔化設計者設定居住人群和居住場景的行為,只需要明確了解一個重要的事實:即所有的房子,都是為了“人”而設計的。所謂的未來居住環境,只有“人”愿意居住的時候,才是真實的。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